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2022.06.13 -

割韭菜,还是革命行业?

2022年6月3日,知名中文说唱歌手MC HotDog热狗发布了自己的最新单曲《NFT》,随即在音乐圈引起不小的热议。

这可能是华语乐坛第一次有歌手把NFT作为歌曲名字并展开探讨,整个歌曲也更像是一场NFT艺术的展现:

不仅歌里唱着元宇宙、去中心化等概念,在视觉上,热狗也进行了类似的结合,无论是歌曲封面还是MV都融入了目前NFT市场流行的像素风、拼贴主义等元素,俨然一个NFT领域的老玩家,还有人在评论区里调侃:“狗哥是不是亏麻了才写出这首歌的。”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《NFT》歌曲封面,图源网络

事实上,音乐一直是NFT产业发展的重要领域,音乐NFT更是整个市场上最常见的品类,据统计,整个2021年就有近50个音乐NFT交易平台上线,这为整个音乐NFT产业的扩张与发展带来了机会。

但机遇与问题共生,伴随着一个个明星音乐NFT的水涨船高、秒速售罄,炒作、盗用、割韭菜等负面评价也层出不穷。

对于音乐行业来说,音乐NFT的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?它会像很多人说的那样革新行业吗?带着诸多疑问,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翻开属于音乐NFT的编年史,希望能找出一个答案。

音乐人,靠NFT发家

如果说在2021年以前NFT还是个“新鲜词”,那么经过一年多的飞速发酵,它已同“元宇宙”“虚拟偶像”等概念一样,成为了大众眼中的熟客。

不同于同质化代币在金融圈的风生水起,NFT在艺术领域大放光彩,而除了PFP等形式NFT的大流行外,作为重要的艺术表现形式之一,音乐行业在NFT这一新形式的冲击下掀起新的潮流,全球音乐人、唱片公司、音乐平台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一新生产物。

如同不少新生科技企业在web3产业的前赴后继一样,最先投身NFT的也是音乐圈里最“新潮”的一帮音乐人,EDM(电子舞曲)、New Wave(新浪潮),他们玩的是当下年轻人最爱的音乐,也追着最新的潮流,“如果把音乐制成NFT,将会发生些什么?”

美国DJ、制作人3LAU是第一个“吃螃蟹的人”。2021年2月,他的专辑《Ultraviolet Vinyl NFT Collection》在电商平台Dshop上正式发布并拍卖,随即引起轩然大波。这一次,他并不是因为自己的音乐而火遍全球——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因为音乐,而是因为那个崭新的名词:NFT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音乐人3LAU,图源网络

《UVNC》共有33张,是3LAU与NFT平台Origin Protocol(起源协议)合作发行的NFT专辑,这也是全球首张代币化的音乐专辑,在整个NFT发展史上都具有历史性的意义。

专辑也并非将音乐简单的转化为了NFT,而是为购买者提供了全新的音乐体验:拍卖最高级别“白金级别”的竞拍者不仅可以获得一张实体黑胶以及专辑中的11首音乐NFT,还能收获3LAU根据其音乐品味打造的定制歌曲,除此之外,其他的级别的竞拍者还拥有自定义混音、获取未发行音乐的权益。

这场拍卖的总收益达到1168.41 万美元,光是白金级别的获胜者就出价366万美元。一场NFT竞拍让3LAU赚得盆满钵满,对于靠点击和播放取得分成的音乐人来说,这样的一次性巨额收益无疑令人震惊。

3LAU的“成功”吸引了更多人入局,如果之前这个领域还只是一些小众音乐人在“玩票”,接下来入场的可都是国际巨星。

2021年4月,著名说唱歌手“狗爷”Snoop Dogg就发布自己了的NFT艺术品《A Journey with The Dogg》,将自己的说唱作品制成独家音乐NFT进行出售,同时还搭配由西海岸文化、生活碎片组成的艺术NFT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说唱歌手Snoop Dogg,图源网络

这次发行没过多久,他还与知名NFT彩虹猫的原作者展开合作,他们联手推出的NFT作品上线后即迎来飞涨,几个小时内就超过原价值的十倍。

除此之外,“潮爷”Steve Aoki、知名电子音乐制作人Deadmau5、Grimes等顶尖音乐人纷纷进军音乐NFT,发布NFT专辑。凭借自身全球级别的人气以及NFT藏品的特殊性,几位音乐人的NFT专辑成交价都十分惊人,这样的新鲜尝试为他们带来了几百万美元的收益,更是让全球音乐行业为之震动。

而在国内,也有人第一时间跟上了潮流。曾因歌曲《蹦迪治大病》而闻名的音乐人高嘉丰就是其中之一。

2021年3月底,高嘉丰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线了自己的音乐NFT《Emotional Dance Muisc》,这是一段仅有7秒的MP4文件,由其以往音乐片段以及3D波形动态化的“jiafeng”字样组成。高嘉丰在上传时将起拍价设置为0.ETH(约623美元),在竞拍开始13天后的4月10日,一位名为“Oxunnamed”的买家以0.01ETH(约1953美元)的价格将其拍走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《Emotional Dance Muisc》竞拍界面,图源网络

就这样,国内音乐NFT的“第一枪”,以约一万三千元人民币的价格“打响”了。

随后的5月,知名歌手阿朵发布国内首支NFT音乐作品《WATER KNOW》,并在阿里拍卖以30万元的价格成交,这也宣告着国内音乐人开始以更专业化的姿态入局音乐NFT。

伴随着平台的推动与NFT产业的日渐成熟,国内外大批音乐人入局音乐NFT市场,国际上,ASAP Rocky、Kings of leon、Jay z等歌手、组合都在制作NFT专辑,而在国内,胡彦斌、张楚、罗大佑等不少歌手、老牌唱将也在与平台的合作中发行了自己的NFT作品。

除了将音乐“代币化”这一条路外,更多的知名音乐人则选择成为NFT玩家,前面提到的Snoop Dogg就是圈里的知名巨鲸,2021年9月,他高调宣布自己以名为Cozomo de’ Medici的账户收藏了价值超过1700万美元的NFT艺术品,并且发行了诸多非音乐载体的NFT藏品。

在国内,周杰伦、林俊杰等巨星的NFT玩家身份更是人尽皆知,他们不仅收藏NFT,还发行属于自己的名人NFT。2022年初,周杰伦的潮牌PHANTACi宣布发售NFT项目Phanta Bear,总价超过6200万元在40分钟内被一扫而空。前不久,“周杰伦天价NFT被盗”的消息更是刷爆网络,登上热搜。

无论是与音乐这一艺术形式的契合,还是各种音乐NFT展现出的高价值,都让整个市场为之“疯狂”。一时之间,搞NFT似乎成了音乐人们发家致富的新道路。

音乐行业NFT时代来临?

音乐NFT的火热,除了知名音乐人们的下场,更离不开平台及企业的推动。

例如2020年年底上线的音乐NFT平台ROCKI,其是Binance智能链上的第一个音乐平台,也是全球第一个音乐NFT平台。2021年4月,ROCKI上线了公测版本,在这个平台上,用户可以收听部分免费音乐,并对音乐NFT的听歌权限进行交易,而音乐人则可以创建自动分配收益的版税合约,并且像大多数艺术家一样将自己的歌曲听歌权限铸币。

平台上线后,迅速吸引了大批独立音乐人的入驻,而其“音乐人与用户都可从中获益”的特性更是引来许多用户,截止到2021年12月30日,平台的估值已经高达2100万美元,目前已有近万名独立音乐人聚集在ROCKI上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图源网络

在很多人看来,音乐NFT更像是这个行业的“搅局者”。

ROCKI的创始人Bjorn就曾在采访中表示,ROCKI的成立是为了改善音乐产业的一些问题。他认为,在在线音乐已被垄断的情况下,音乐NFT能为更多的音乐人提供盈利的机会,而关键点就在于通过NFT及交易创造稀缺性,从而创造价值。

许多新兴的音乐NFT平台似乎与以往的音乐播放平台的商业逻辑完全不同:在线音乐平台们靠播放点击的流量及广告收益挣钱,而NFT平台则让价值归于音乐本身,同时音乐人与用户都将成为受益者。

有趣的是,许多音乐NFT的早期玩家——那些最先入局的头部艺人们,已经成为NFT平台的投资者。

前不久,“巨鲸”Snoop Dogg宣布将其旗下的hiphop唱片公司转型为NFT唱片公司,并且还与Steve Aoki共同创建了NFT平台Aokiverse。音乐NFT“先锋”3LAU还是音乐NFT平台Royal的创始人,目前该平台已与多组知名艺人展开合作,收益非常可观。

国内,NFT平台的生长速度同样惊人。数据显示,截止2022年5月,国内上线的NFT交易平台多达500家,但真正“拥有姓名”的并不算多,基本被各大厂包揽。值得关注的是,无论平台规模如何,几乎所有大厂都将音乐NFT作为自己进军数字藏品产业的突破口。

腾讯音乐正是整个腾讯集团在NFT领域的“先行者”。

2021年,伴随国内首个NFT交易平台腾讯旗下的“幻核”的上线,TME也正式宣布进军NFT领域,推出了NFT音乐项目“TME数字藏品”,让音乐开始成为收藏品。8月15日,歌手胡彦斌成为TME数字藏品合作的第一位音乐人,2001张纪念黑胶NFT《和尚》上线QQ音乐,顷刻间便被一抢而空,据悉,有8万人参与了数字藏品的预约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《和尚》数字藏品,图源网络

半个月后,独家音乐版权时代伴随政策的颁布正式落下帷幕,国内在线音乐领域正式进入后版权时代,也正是这个特殊的节点TME开始高调进军NFT产业。NFT对于版权、所有权、创作者收益等板块的特殊性也引起了更多人的猜想:NFT会是TME重铸版权护城河的“利器”吗?

在正式推出第一款TME数字藏品后,腾讯音乐开始了积极的尝试,与张楚、周传雄、莫西子诗、腾格尔、罗大佑等知名音乐人展开合作,可以这样理解,在整个国内音乐NFT发展的过程中,价值、知名度较高的音乐数字藏品基本都是TME数字藏品,腾讯在音乐NFT领域实实在在的走在了前端。

前不久,腾讯与阿里先后与中国唱片集团达成合作,中国唱片集团分别在TME数字藏品与阿里旗下平台鲸探上发布三张数字藏品唱片。与中国唱片集团的合作,也体现了国内音乐NFT产业也正在不断向主流靠拢。

而合作中的另一方阿里旗下的鲸探也同样值得注意。作为国内最大的NFT交易平台之一,音乐NFT已经成为鲸探上最重要的品类之一。尽管与知名歌手的合作较少,但鲸探也成为了不少音乐人的选择,同时还有许多独特的音乐NFT项目,上海交响乐团在NFT领域的初次试水就选择了鲸探。

2022年3月,上海交响乐团在鲸探平台发布了一万份NFT藏品《中国最早的交响乐唱片》,其是一段时长2分21秒的音频,记录了1929年上海工部局乐队演奏的《魔法师之恋》。藏品上线后在几秒内被一抢而空,这也是古典乐在国内音乐NFT市场的新鲜尝试。

早在2018年,网易就已上线了区块链相关产品“网易星球”,而在2021年,网易星球也开始入局NFT领域,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网易星球,但音乐NFT相关的动作要谨慎的多,2022年年初,网易云音乐与网易天音、网易星球联合发布了网易首批音乐NFT,但不同于TME与歌手合作的路径,网易将视角放到了AI虚拟歌姬身上,推出了拜年数字藏品专辑。

除了平台端外,许多音乐行业上游如唱片公司、音乐厂牌等企业也在这一领域积极地进行着探索。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即是摩登天空。

2022年5月26日,摩登天空首个数字藏品系列《I.M.O. 星际动力别动队-星际漫游者》开始超前预售,摩登天空旗下APP正在现场也正式上线了数字藏品板块,这距离2022年1月摩登天空正式宣布全面布局虚拟世界仅不到半年,其动作不可谓不快。

音乐NFT,到底是割韭菜的利器,还是改变行业的钥匙?

图源网络

但有趣的是,摩登天空的首款NFT并非音乐NFT,而是取材于旗下视觉厂牌MVM的作品,共七款数字藏品以场景+虚拟形象的样态为主,玩家获取后还可以通过AR形式进行展示与观看。

不同于许多歌手利用NFT盈利,这更像是摩登天空在虚拟世界布局的重要一环,与国内外许多音乐厂牌、唱片公司一样,他们不急于将旗下艺人的作品转变为音乐NFT直接进行售卖,而是倾向于将NFT与虚拟偶像、虚拟世界等概念进行结合,他们更注重的,是打造一个属于Web及元宇宙的虚拟品牌。

NFT会成为音乐行业的新出路吗?

音乐人纷纷下场,平台如火如荼,伴随着一篇篇相关文章与快讯,NFT的火已经烧遍了整个行业,也引起了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注意:NFT难道真的会成为搅动整个音乐行业的“鲶鱼”吗?

如果从NFT的根本特性出发,其对于整个行业带来的改变似乎是颠覆性的。

首先就是音乐NFT商业逻辑的不同,正如前面介绍ROCKI平台时所提到的,音乐NFT的价值实现不在于点击播放带来的流量价值,而是品质、稀缺性与所有权所带来的价值。

可以这样举例解释,如果一位非头部音乐人想要通过作品实现盈利,如果按照传统的渠道,他可能会将作品上传到在线音乐平台或流媒体上,而真正实现盈利则要看作品能不能火,同时播放带来的收益也并不算高,其根本收益点在流量上。

如果通过NFT形式,音乐人只要将自己的作品铸币并进行限量发售,凭借内容的品质,只要有粉丝或听众愿意花钱购买,音乐人就能直接获利,并且该作品进一步在二级市场进行流通时,音乐人还能再次获利。

根据目前NFT市场的高溢价特点,这对于不少非头部的音乐人无疑是一本万利的生意:他们将告别“苦哈哈”的流量之争,而将价值回归作品本身。这根本上是在这个歌曲批量时代将歌曲单一艺术品化,通过限量等方式进一步强调其稀缺性,音乐也不是网站上一个只需要点击就能播放的“按键”,而成为一个个珍贵的“虚拟黑胶”。

而NFT的“专有”特质也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音乐行业饱受困扰的版权问题,也能让音乐人拥有对作品更强的控制权。

与此同时,音乐人不仅可以制作音乐形式的NFT,也可以将自己的其他周边产品进行数字藏品化,围绕音乐、文化、艺术,音乐人能够生产更多的NFT藏品,一段未发布的Demo(小样),一条现场视频,一张经典演唱会的门票,自己身上标志性的装饰,都能成为NFT藏品,这大大拓宽了音乐人的营收渠道:只要有人愿意买单,你能将一切都制成商品。

但就如现在的整个NFT市场一样,音乐NFT产业在飞速发展中同样伴随着太多的问题。

首先是整个市场的泡沫化,一个直观的数据能够体现整个市场的疯狂:2021年3月,诸多头部音乐人入局之下,整个市场的销售额呈直线上涨,单月就达到了惊人的2700万美元,似乎立马入局就能“遍地捞金”,但仅不到两个月,市场销售额就飞速下降,降回了150万美元左右。

整个行业面临着一个问题,为音乐NFT稀缺性买单的并非真正的音乐欣赏者,而更多是投机者,伴随市场初期的昂扬,除了早早入场的玩家,很少有人能实现设想般的盈利。

这样让音乐NFT本来的优势之一“让非头部音乐人被看见”打上了一个问号,大多数投机者们关注的更多是头部艺人的人气与流量价值,真正高价值甚至天价的NFT基本还是被头部音乐人占据,尽管长尾效应下仍有其他人能够获利,但相比来说仍旧只是挣点“小钱”。

对于不少头部音乐人来说,真正像Snoop Dogg、3LAU这样的深度玩家仍是少数,更多人的行为更像是“赚快钱”,发一次NFT收割流量之后就再无相关后续,“卖完了就退场”很多头部音乐人如此操作下,相关NFT的价值也大打折扣,粉丝就成了“冤大头”。

更重要的是,在市场未成熟与监管缺失等等条件下,欺诈、盗用等行为屡见不鲜,2022年2月,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就受到多位音乐人指控,称平台未经许可就将他们的作品制成NFT并出售,这无疑是对音乐NF的巨大挑战:本该保护权益的NFT成了侵权获利的工具。

同时,NFT被盗,盗版频发等问题都让整个市场蒙在阴影之中。从NFT本身出发,其或许真的能够在未来改变音乐行业,但前提是能够建立起一个规范化、标准化、安全的市场,这也意味着整个行业有很远的路要走。

MC Hotdog热狗在歌曲《NFT》中将这三个字母解构为了近乎粗俗的“Nonstop Fucking Trouble”,用犀利的歌词表达着自己对于NFT产业的看法与担忧,但讽刺的是,在现实世界里,伴随他《NFT》单曲即将发布的消息,NFT交易平台上也出现了以MC HotDog为名的NFT项目。

这无疑是盗用行为,跟歌曲本身的映照下,一次完美的“行为艺术”被完成,这是一场针对元宇宙、web3时代的行为艺术,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:

“为何谎话越来越荒谬,是为了发财还是为了艺术。”

“这就是潮流,你这只鱼快往这里游。”

来源:“刺猬公社”

欧易okex交易平台,欧易okex交易所官网,欧易okex官方下载APP

LUNA币,购买LUNA币

- END -

15
0

全球区块链商业委员会与全球数字金融合并

据 Ledger Insights 5 月 26 日报道,全球区块链商业委员会(GBBC)宣布与加密货币和数字 […]